七研

咸鱼一个,可以抱图(如果大家看得上我的画),背景头像什么的随意!

最近的水彩(・_・;

乌特勒支果然名不虚传(就是太贵),透明度很高了

看了央美精微素描的画展

很多东西不再被需要了以后,就会自己消失,就像一个时代一样

不过我还在等雪山飞狐的结局